產品中心

聯系方式

東莞市拓木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

聯系人:王小姐

  機:13556695861

  話:0769-23380796

  真:0769-26384327

  箱:toprobot@yeah.net

  址:www.dgtoprobot.com.cn

  • 中國制造業轉型的十個方向
介紹:

 中國制造業要邁向工業4.0,必須先補工業3.0的課——精益生產;甚至是工業2.0的課——IE(工業工程)。

IE是一切之本,TPS、6Sigma、TOC(Theory of constraints,瓶頸理論,常與精益生產、六西格瑪并提)、5S(源自日本的現代工廠管理理論)都是建立在IE基礎之上!

互聯網對商業環節的滲透和改造是逆向的,從與消費者最近的廣告營銷端開始,進入零售、滲透進分銷環節,最終倒逼到生產制造環節,在此過程中生產方式、管理理念、生產設備、甚至原材料都將發生重大變化。

關于互聯網+制造業會發生什么樣的變革?傳統制造業企業如何擁抱互聯網倒逼的變革?阿里研究院基于制造業經典理論和產業邊緣發生的變革端倪,總結分析,與業內人士共同探討。

1、互聯網+制造業是倒逼出來的,其改造動力來源于下游環節

互聯網 生產制造

圖1:“產銷消”協同升級

制造業的互聯網化是“生產-銷售-消費”協同升級中的一環,其改造動力來源于下游流通端和消費端。下游互聯網化程度(在線化、數據化)程度越高,對上游制造環節的倒逼作用越顯著。目前,圖書行業的零售端互聯網化程度最高,保守估計超過50%。

所以,我們看到圖書的生產制造環節—“印刷出版”環節已經高度互聯網化,數字出版、數字發行十分普及。紡織服裝是另外一個零售端高度互聯網化的產業,行業估計在30%以上,這意味著全國每100件服裝就有30件是在互聯網上銷售出去的。

可以想象,其對上游生產制造產生了多大的倒逼力量。所以,我們看到在服裝工廠里面,柔性化生產加速,生產周期縮短,生產方式和裝備都有了變化。對于大量的工業制造業企業,下游是B類客戶,這類企業互聯網+的需求更多來自企業間的協同需求,但動力依舊來自下游客戶。

譬如,目前熱火朝天的智能裝備和智能產品,將傳感器嵌入產品上,賣給客戶后可以不斷采集數據上傳到云端。但是你可以看到,只有當客戶有這樣的需求并愿意分享數據的時候,制造端才有這樣的動力。

2、“微笑曲線”誤導中國制造業

1992年,臺灣企業家施振榮提出了“微笑曲線”(Smile Curve)理論。微笑曲線認為,曲線左右兩側附加價值高,利潤空間大;而處在曲線中間弧底位置的加工、組裝、制造等,技術含量不高,附加價值低,利潤微薄。中國產業界對“微笑曲線”奉為經典并因此陷入迷惘。在這一思想指導下,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方向必須向所謂的價值鏈高端延伸,特別是走品牌化的道路。而面向零售市場和品牌之路是“敗九成一”的策略,風險極大,并非適用所有制造業企業。

互聯網 生產制造

互聯網 生產制造

圖2:微笑曲線VS武藏曲線

 

事實上,制造業并沒有那么悲觀,理論和實踐上都存在與微笑曲線相反的現象。2004年日本索尼中村研究所所長中村末廣提出了“武藏曲線”,即和微笑曲線相反的拱形曲線——真正最豐厚的利潤源正是在“制造”上。

而2005年6月,日本《2004年度制造業白皮書》通過對近400家制造業企業的調查也驗證了,認同 “制造&組裝”利潤率最高的企業非常多。而中國制造業之所以被微笑曲線所迷惑,根本原因是中國制造業的管理水平糟糕。

近20年,中國制造業在WTO外貿紅利和政府主導的投資拉動型增長模式下,獲利輕松,同時做房地產、金融太容易賺錢,企業主普遍不愿在制造業投入精力。

中國制造業30年不僅沒有向全球輸出任何思想,反而連IE(Industrial Engineering)、TPS(Toyota Production System)、6Sigma等成熟的制造業管理理論也極少應用。這一切導致“制造”應有的利潤遠遠沒有體現出來。

3、制造業轉型的方向是由單純“生產制造”轉向“供應鏈協同”

制造業的互聯網轉型中,C2M模式需要具備零售的基因和塑造品牌的慢功夫,并不是所有企業都具備這種能力。我們認為,制造業更切實可行的轉型之路是做供應鏈服務。但什么是做供應鏈?很多人都在講,但似乎又各有所指。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明“單純制造”與“供應鏈協同”的區別。

一個服裝工廠在6月1日接到品牌商的一個訂單,生產AB兩個款式各1000件衣服,要求7月1日前交貨。這個工廠埋頭苦干,保質保量生產出衣服,在7月1日前把貨發出,這叫生產制造。

而“供應鏈協同”的做法是,工廠在生產過程中了解到品牌商那里:A款式暢銷,在6月中旬已經低于最低安全庫存了,馬上就要斷貨;而B款式滯銷,尚有大量庫存。那么工廠應該加速A款式的生產和交期,而延緩B款式的生產甚至減少訂單量,這就是“供應鏈協同”的做法。

互聯網 生產制造

 

無論是消費品還是工業品的生產制造,只要是2B業務,都可以使用這個模型。制造業的長期價值在于幫助你下游的客戶賺錢。在沒有互聯網的時候,一些優秀的企業已經在這方面進行了卓越的探索,比如思科、沃爾瑪、豐田汽車、戴爾、華為等。而互聯網作為一種廣域的連接工具,完全可以更低成本地將供應鏈的上下游連接起來,通過數據協同實現更大范圍的供應鏈協同。

4、供應鏈協同的基礎是:打通電商大數據、ERP、MES系統,實現縱向一體化

要實現供應鏈協同,需要實現價值鏈各環節的數據共享和策略一致。在生產制造端,首先需要打通ERP與MES的割裂,實現內部協同。ERP是企業層級的資源計劃管理;MES則是位于上層計劃管理系統與底層工業控制之間,面向車間層的管理信息系統。

ERP 的計劃生成可執行的生產工單,而MES則對工單的執行過程跟蹤記錄,并防止錯誤發生。其管理范圍從投產到出貨。不幸的是大部分的制造業工廠ERP與MES都是兩套系統,各自為政。產能情況、訂單進度和生產庫存對ERP來說只是黑箱作業。

互聯網 生產制造

圖4:三層企業集成模型

若企業內部能實現ERP、MES,乃至CRM的集成協同,進一步就是需要對接電商大數據,包括實時訂單數據、需求預測數據等,這部分數據可能分屬于不同的合作伙伴。這時候合作伙伴的協同意識、信息化水平、數據接口標準,乃至激勵機制就至關重要了。

當產業鏈所有系統都全面集成之后,一條連接市場最終客戶、制造業內部各部門、上下游各方的實時協同供應鏈就形成了。IT時代供應鏈的最高境界CPFA(Collaborative Planning Forecasting and Replenishment)--協同規劃、預測與補貨 系統就橫空出現了。

過去,只有大企業才能達到這一點,因為涉及巨大的IT和人才投入,但現在互聯網出現之后,有可能改變這一格局,小企業也可以做到,而且可以玩的更為極致。

因為,企業內部的系統集成通過以太網(局域網)即可完成,而跨企業之間的協同互聯網則扮演重要角色。特別是電商出現之后,基于電商交易的數據豐富度、實時性和預測準確性,遠非POS信息單一維度的日報所能比擬。我們也期待在2B的電商平臺上,能盡早看到平臺級的供應鏈協同系統出現。

5、柔性化生產將成為制造業的核心競爭力

國務院參事湯敏教授認為:未來中國,以大批量生產、低成本取勝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外遷到東南亞勢不可擋,中國唯一可以留下的就是小批量、定制化的柔性制造產能。換個角度理解這句話,如果中國能大規模的改造生產制造系統,使之都具備柔性化生產能力,那么就可以把更多的制造業留住中國。

所謂柔性化生產是指,在品質、交期、成本保持一致的條件下,生產線在大批量生產和小批量生產之間任意切換。業界談論更多的“大規模個性化定制”只是柔性生產的一種形式,并不是通用模型。

同時,所謂“小多快”(小批量、多品類、快速生產)也不是真正的柔性化,因為大批量訂單做不了也不是真正的柔性生產。目前,方興未艾的“智能制造”,我們認為也是應用IOT技術來實現柔性化生產或定制化生產,總體上也屬于這個范疇。

柔性化生產之所以成為制造業企業的核心競爭力,結合前面第三點“供應鏈協同”就不難理解。“供應鏈協同”要求制造企業的產能根據市場的實際需求變化彈性釋放:賣得好、需求多就多生產;賣不好,需求少就少生產。制造業柔性能力不夠,意味著你的客戶就要倒霉了,要不必須大批量采購占壓資金,要不就要忍受斷貨停產的風險。

1 2 下頁

Powered by CmsEasy
国产福利精品导航网址|欧美亚洲日韩国产福利|国产黄色视频最新在线视频观看|一级AAA毛片啪啪